<rt id="mie0q"><optgroup id="mie0q"></optgroup></rt>
<acronym id="mie0q"><xmp id="mie0q">
<acronym id="mie0q"></acronym>
<option id="mie0q"></option>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陳禮騰:順風車發展進入緩慢期
陳禮騰:順風車發展進入緩慢期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2日 09:06:28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信息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順風車兩起惡性事件發生之后,滴滴、嘀嗒、高德等均暫停或修改了順風車業務的規則,順風車進入發展緩慢期,這時候進入,有助于哈啰順風車的發展,“滴滴順風車業務暫停,令該市場出現空缺,這也成為哈啰進入的較好時機。但滴滴用戶規模遠遠高于其他平臺,所以哈啰進入該市場阻力也不會小。”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順風車使用不太“順”》

在滴滴順風車因安全問題下架之后,今年2月22日,因共享單車業務而知名的互聯網出行平臺“哈啰出行”高調宣布上線順風車業務,表示哈啰順風車將在全國300多個城市上線運營。如今半個多月過去,哈啰順風車運行如何?記者近日采訪了多名順風車的乘客和司機,有不少人士表示,目前順風車使用起來還不太“順”。據了解,由于順風車的司機量和乘客量均不足,因而在用車過程中引發一系列問題。相關專家表示,順風車的市場需求是確實存在的,但經歷去年兩起惡性事件之后,乘客和司機對順風車的使用都變得“慎之又慎”起來,所以還需要平臺方耐心加強市場培育。

記者兩次叫車均告失敗

從2月22日開始,哈啰順風車上線已經超過半個月,從最新用戶反映的使用情況看,目前平臺仍有改善空間。信息時報記者發現,多名網友在順風車討論群組以及APP下載留言區稱,使用順風車平臺時有過使用不流暢的體驗,比如訂單被自動取消、長時間無司機接單、司機要從較遠地方來接等等。

上周下雨天時間段,記者嘗試從廣州荔灣區真光中學通過哈啰出行App叫順風車去佛山,但多次叫車仍然失敗。對此哈啰出行的解釋是目前“南方下雨天延續,打車難很明顯”,不只是哈啰出行的問題。然而昨日并未下雨,記者嘗試從清遠市人民醫院叫順風車到清遠高鐵站,等候兩小時之后顯示叫車失敗。一名有多年開網約車經驗的司機告訴記者,哈啰網約車正式在全國上線的時間僅半個月,很多二三線城市車主甚至還不知道該順風車業務的存在,“半個月的上線時間并不長,有些車主即使知道哈啰出行有順風車業務,也可能因為對其業務不熟悉而處于觀望狀態,所以很多城市可用的哈啰順風車并不多。”

針對用戶提出的問題,哈啰出行早前發出官方回應,表示目前哈啰順風車仍處于起步階段,新業務會有一個自然成長的過程。有業內分析認為,哈啰出行的這一說法算是間接承認自身在運力上的不足,以及技術端還有更多的提升空間。

嘀嗒出行限制多引司機吐槽

運營順風車業務有一定經驗的嘀嗒出行,同樣存在一些問題。記者統計了最近兩個月10次使用嘀嗒出行App呼叫網約拼車的情況,盡管拼車成功率較高,但其中有6次完成拼車之后,司機提出要求記者取消訂單改支付現金。有司機向記者表示,提出取消訂單改現金交易是因為嘀嗒平臺有用車限制,一天完成4單后就不能再接單,所以用這種“取巧”的方式謀求接到更多訂單。也有司機稱,嘀嗒平臺規定每周只有一天可以申請車費到賬,“每次提現還有金額限制,這樣對司機也不方便,所以很多司機在接單之后詢問乘客能不能取消訂單,改私底下現金交易。”

另據網友“像是浮云”在網上“吐槽”稱,目前運營中的順風車平臺都有匹配程度的問題,例如只有50%的順路程度,“如果我按照平臺推薦給我的路線去接單,不但時間浪費了,車主還要額外付出油費。”記者采訪時,乘客抱怨可選順風車不多,而司機則吐槽乘客數量不多。

車少致司乘雙方體驗差

目前,市場上積極運營順風車業務的平臺是嘀嗒和哈啰,但兩大平臺目前的市場規模都有所不足。據哈啰出行提供的數據,截至目前,哈啰順風車車主注冊量已突破200萬,累計發布訂單量超700萬。嘀嗒順風車則是為數不多一直堅持經營順風車業務的平臺,其一位負責人向記者提供的嘀嗒大數據顯示,在今年1.21-2.19為期30天的春運過程中,跨城順風車訂單平均距離為283公里,跨城順風車訂單平均金額為203元。

記者查閱滴滴出行早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滴滴順風車車主數量將近千萬,每天滴滴平臺承接完成的順風車訂單就超過200萬單。2018年春運期間(2018年2月1日-3月12日),共計3067萬人次乘坐滴滴跨城順風車回家和返程。數據對比可見,滴滴平臺2018年的順風車規模遠遠超過今年嘀嗒和哈啰平臺規模。有受訪乘客向記者表示,經常出現下單順風車后長時間等待仍無人接單的情況,導致訂單取消;也有司機稱,由于順風車乘客數量少,所以做順風車業務的意愿不高。可見,順風車目前市場規模不大的問題,同時影響了司機和乘客雙方的用戶體驗。

風云資本負責人侯繼勇早前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滴滴眾多的快車業務司機在開始和完成一天的快車工作時可以順路接單,所以滴滴順風車業務與平臺其他業務存在天然銜接。因為滴滴目前仍在對順風車業務進行整改,重啟順風車業務尚未有時間表,侯繼勇認為滴滴此舉是出于對順風車安全的謹慎考慮,“如果沒有找到革新性的安全保障措施,滴滴不會輕易重啟順風車業務。”

早前,嘀嗒出行公開表示會拿出3000萬的補貼,用于刺激順風車業務發展。記者翻查資料顯示,滴滴在推廣順風車業務初期,其對司機乘客雙方的補貼都是以億元為單位的。互聯網分析師于斌認為,無論是哈啰還是嘀嗒,在運力資源調配和整體訂單需求上來說,暫時都達不到滴滴曾經的規模,目前應該著力增加運營順風車經營,累積出行數據和提高匹配算法的能力。

聲音

順風車發展 安全是關鍵

根據滴滴出行此前發布的數據,順風車上線3年以來,出行次數達到10億次以上,順風車業務在2017年為滴滴帶來8億元利潤,或許這也正是順風車市場吸引網約車平臺關注的原因。

在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陳禮騰看來,去年順風車兩起惡性事件發生之后,滴滴、嘀嗒、高德等均暫停或修改了順風車業務的規則,順風車進入發展緩慢期,這時候進入,有助于哈啰順風車的發展,“滴滴順風車業務暫停,令該市場出現空缺,這也成為哈啰進入的較好時機。但滴滴用戶規模遠遠高于其他平臺,所以哈啰進入該市場阻力也不會小。”

在記者的采訪中,不少市民都表示希望順風車越來越多,以方便市民出行,同時減輕出行負擔。不過在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彭澎看來,順風車業務要擴張,解決出行安全才是第一位的。“順風車作為一個新生事物,管理比較滯后,按傳統的事物來管理肯定不合適。具體到責任邊界,司機、乘客、政府、平臺等等各方的責任需要理清楚,行業治理才能更加完善。對于新生事物,根據新特點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我認為是比較現實的。”彭澎認為,如果可以解決安全出行問題,順風車仍會有較大的發展空間。(來源:信息時報 文/潘敬文 盧云龍)

今年是《電子商務法》實施的第一個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為此,網經社旗下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發起“‘律’動網購,我在行動!”的“3·15”主題活動,為期一月。通過報告發布、榜單評級、案例披露、投訴曝光、綠色通道、法律援助、消費預警、專題聚焦、滾動播報、全媒體矩陣和3000+注冊媒體記者通報等多種形式,對網絡消費維權難點、熱點和相關平臺點名鞭策。平臺“綠色通道”入駐持續開放中,包括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唯品會、國美、網易考拉和嚴選、寶寶樹美囤媽媽、蜜芽、貝貝、亞馬遜中國、聚美優品、途虎養車、蘑菇街、美麗說、當當、綠森數碼、豐趣海淘、有贊、云集、楚楚推、寺庫、本來生活、i百聯、返利網、美團點評、飛豬、阿卡索外教網、攜程、去哪兒、藝龍、驢媽媽、同程旅游、分期樂在內的36家電商平臺已搶先入駐。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黑龙江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