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ie0q"><optgroup id="mie0q"></optgroup></rt>
<acronym id="mie0q"><xmp id="mie0q">
<acronym id="mie0q"></acronym>
<option id="mie0q"></option>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曹磊:如涵可能通過加強投資來完善業務布局
曹磊:如涵可能通過加強投資來完善業務布局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2日 08:54:27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如涵的網紅定期在社交平臺“上新”,為新一季或新一系列的服裝及配飾開展新的營銷活動,粉絲對網紅的喜愛以及網紅與粉絲的互動使得粉絲的購買率高、復購率高,部分爆款可在幾分鐘內銷售一空。而如涵2019財年前九個月之所以虧損擴大,曹磊認為主要是由于產品銷售和營銷費用、履行費用等項目的支出較多。

“網紅電商確實如人們通常所說的一樣,省去了從淘寶京東等平臺購買流量的成本,但是為了打造網紅、維持網紅的知名度和熱度需要花費一筆不菲的網紅維護費,其實就是變相的流量購買費用。”曹磊說。

曹磊認為,“如涵從新三板摘牌到赴美IPO背后的重要推手或許是著急想要退出變現的資本。通常,國內的私募股權基金退出周期多在3-5年,以此推算,確實到了如涵的投資人們需要變現的時刻了。此外,經營方面遇到問題也是外界猜測的原因之一。”

曹磊則表示:“如涵的創新,在于前端通過網紅的形式獲取了大量的流量,這是最體現其核心競爭力的地方。從公司的一系列布局中,可以預測未來如涵控股將在不斷強化主營業務的基礎上,通過境內外品類的拓展來實現更大的增長,同時,如涵也可能會通過加強投資的方式來完善業務布局。”

1544581673117950.jpg

以下為該報道原文全文:《113名簽約網紅撐起全年超20億GMV 如涵赴美IPO背后:“紅人紅貨”博弈慘烈 “貌美如花”養家不易 》

2018年初正式摘牌新三板的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涵”),如今又要登陸納斯達克了。如果沒有意外,這家以服裝網紅電商起家、靠簽約113個網紅實現全年超20億GMV的網紅孵化搖籃,終將真正摘得“網紅電商第一股”的稱號。

根據統計,2018年赴港或美國上市的互聯網公司多達22家,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年。其中有17家公司在上市前估值達到了或超過10億美元,也就是所謂的“獨角獸”。但目前為止已經有16家獨角獸破發、8家獨角獸現股價低于上市前最后一輪的估值水平,因此,2018年同時還有一個熱詞叫“流血”。在此背景下,如涵的赴美上市,依然引發不小的爭議。

同時,備受關注的是,在“網紅電商第一股”光環背后,如涵近年業績本身正在遭遇增長放緩、凈虧損持續擴大的尷尬。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多方采訪中,不乏有業內人士直言,IPO不代表企業的新生,也并非一定是企業崛起的開始。如涵上市背后的重要推手更多被認為或是著急想要退出變現的資本。

究竟,如涵IPO能否代表網紅電商的崛起,又能否開啟網紅經濟的上市元年?尤其隨著抖音、小紅書等平臺的崛起,產生了大量的新生代的網紅,在國內歷經了上10年的網紅生意,是否將重新迎來歷史性春天?

113名簽約網紅 絕對C位張大奕

據如涵日前遞交的赴美IPO招股書,公司計劃在納斯達克上市,股票代碼為“RUHN”。

事實上,去年11月就有如涵計劃赴美上市的消息傳出。盡管如涵早在2015年就通過借殼在新三板掛牌,這家孵化自有網紅的公司名字對于C端消費者來說依然相對陌生。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擁有“大V、網紅帶貨達人、如涵控股CMO、BIG EVE品牌創始人”等頭銜的如涵背后的關鍵人物——張大奕更為大眾所知曉。

正如低調的如涵董事長、實際控制人馮敏2017年接受采訪時用以詮釋如涵商業模式曾名噪一時的那句話:“你負責貌美如花,我負責賺錢養家”。負責貌美如花的張大奕就是在如涵處于絕對C位的女孩。

2014年機緣巧合,27歲的張大奕和34歲的馮敏合作開了淘寶店,做了8年自由模特的張大奕個人IP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個人微博粉絲數從一開始的二十多萬漲到現在的1053萬。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化妝品、衣服的推廣圖片、小視頻幾乎占據了張大奕的整個微博,每條微博的評論數、點贊數少則幾千、動則上萬,足見其作為一名網紅大V的品牌影響力和帶貨能力。而隨意點開張大奕推廣的一款眼影,通過這款微博櫥窗里的商品,加入淘寶購物車后,便可進入到張大奕在天貓的旗艦店購買,從而完成從微博到天貓的購買閉環。實現了張大奕所說的“全網種草、站內收割的模式”。

簡單來說,如涵的商業模式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獲取收入:一是產品銷售,在網上商店銷售自己設計的產品,目前主要包括女裝、化妝品、鞋子和手提包。二是服務:向品牌、在線零售商和其他商家提供KOL銷售和廣告服務。也正因如此,當前如涵三大核心業務為:紅人經紀、營銷推廣、電商業務。

基于此,除了張大奕,如涵還孵化了一批網紅。按照馮敏曾經對如涵商業模式的解釋,“在找到有品味和魅力的優質女孩后,如涵為她們提供店鋪的供應鏈服務,通過社交媒體放大她們的影響;網紅女孩則利用個人魅力指數引導粉絲消費,獲得利潤分成。”

招股書顯示,目前如涵有113個簽約的網紅(KOL、意見領袖)、1.484億粉絲、91個自營網店(復購用戶39%)。

盡管孵化網紅上百,但記者注意到,張大奕依然在如涵占據絕對的C位。招股書顯示,在2017財年、2018財年、2019財年前三季度,頂級KOL貢獻的GMV占比分別為60.7%、65.2%、55.2%。其中2018財年、2019財年前三季度,頂級KOL有3名,張大奕排在首位,微博粉絲數比排名第二的大金多665萬。張大奕有權從如涵以她的名義開設的在線商店獲得49%的凈利潤

圖片來源:如涵招股書截圖

而除去如涵排名前十的KOL,剩下103名簽約網紅9個月貢獻的GMV約6.7億元。算下來,平均每人每月貢獻的GMV約72萬元。

IPO背后:業績增速明顯放緩、凈虧損持續擴大 資本著急套現?

相比一些競品大多處于B輪以下融資階段,如涵這幾年迅速擴張的背后,離不開資本的加持和持續的資本運作。

如涵控股官網顯示,自2014年獲得軟銀賽富A輪融資后,接連在2015年獲得聯想君聯資本數千萬B輪融資、2016年阿里巴巴3億元C輪融資。在2016年,如涵GMV超過10億,估值31億。此外,2015年7月如涵就通過借殼克里愛在新三板掛牌,至2018年4月摘牌。


圖片來源:如涵官網截圖

值得一提的是,統計顯示,網紅產業融資規模普遍不大。懿坤資本創始合伙人高懿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即便有個人品牌的一二線國際巨星,也很少聽說做到特別大可以上市的。對于一些大資本來說,也很難判斷,所謂的網紅怎么去區分,究竟有多紅、有多少變現能力、以及時間持續度,這里面包含特別多的因素,這樣一來成功的難度就會比較大,這或許也是許多大資本沒有在網紅經濟這塊過多聚焦的原因。

另一方面,如涵新三板掛牌后,業績遭遇增速放緩、凈虧損持續擴大的尷尬。

招股書數據顯示,如涵2017財年GMV為12億元、收入5.8億元;2018財年GMV為20億元,收入9.5億元;2019財年前9個月(2018年4月1日到12月31日)GMV為22億元,收入8.5億元。

但按照季度經營數據來看,2017-2019財年,如涵第三季度的營收分別為2.51億元、4.08億元、3.85億元,可以看到2019財年第三季度的營收不增反降。而2017-2019財年,如涵前三個季度的總營收分別為4.38億元、7.51億元、8.56億元,其中2018、2019財年前三季度營收同比增長分別為71.5%、14.0%,增速也是明顯地放緩。

招股書同時顯示,如涵2017財年、2018財年凈虧損分別為4014萬元、8995萬元;2019財年前九個月凈虧損5750萬元,相比上年同期凈虧損2613萬元仍在持續擴大。

圖片來源:如涵招股書截圖

在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來,如涵的網紅定期在社交平臺“上新”,為新一季或新一系列的服裝及配飾開展新的營銷活動,粉絲對網紅的喜愛以及網紅與粉絲的互動使得粉絲的購買率高、復購率高,部分爆款可在幾分鐘內銷售一空。而如涵2019財年前九個月之所以虧損擴大,曹磊認為主要是由于產品銷售和營銷費用、履行費用等項目的支出較多。

從招股書數據可以看到,如涵的營收主要由產品銷售收入和KOL銷售和營銷服務收入兩部分構成。截至2018年12月31日,如涵已經與501個品牌及其他28家網絡零售商合作。

不過,近三年,隨著如涵整體營收的增加,原本占收入大頭的產品銷售收入在總營收的比例在不斷下降,服務收入比重卻在不斷上升。招股書數據顯示,2017財年、2018財年、2019財年前三季度,產品銷售收入占總營收的比重分別為99.1%、96.3%、88.3%;服務收入的比重則從2017財年的0.9%上升到了2019財年前三季度的11.7%。

“網紅電商確實如人們通常所說的一樣,省去了從淘寶、京東等平臺購買流量的成本,但是為了打造網紅、維持網紅的知名度和熱度需要花費一筆不菲的網紅維護費,其實就是變相的流量購買費用。”曹磊說。據了解,要完全開發出一個KOL通常需要5-8個月時間。

2018年4月,如涵正式終止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至于為何在掛牌不到三年時間便退出新三板,據如涵當時公告稱,是“因未來發展及戰略規劃的需要”。

業內人士則普遍認為,如涵資本運作的軌跡可能說明其可能存在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企業本身的財務狀況并不是很穩定,二是背后的大機構股東有退出時間套現的壓力,所以才會跟著資本走。

曹磊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如涵從新三板摘牌到赴美IPO背后的重要推手或許是著急想要退出變現的資本。通常,國內的私募股權基金退出周期多在3-5年,以此推算,確實到了如涵的投資人們需要變現的時刻了。此外,經營方面遇到問題也是外界猜測的原因之一。”

對此,懿坤資本消費合伙人陸麗羽告訴記者,一般來說,對于現金流很充裕的消費品企業,有一定品牌號召力的企業,資本是很難去綁架它(企業)的,“就算資本有退出需求,但企業掛新三板,也得不到預期的露出及曝光。就新三板而言,一開始時各地區政府多少有補貼,后面的掛牌維護費用還是需要企業自身承擔,新三板也沒什么交易量,所以資本還要為企業真正獲利多考慮。”

而無論是新三板還是納斯達克,高懿則認為,這兩個渠道的上市門檻,不管從對企業的財務狀況還是盈利要求等各方面,門檻都非常低。這兩個市場的融資能力相對來說是比較缺乏的,并不是一個特別好的融資選擇。選擇這兩個市場上市,企業有可能是出于完成資本層面的壓力要求,如果企業上市主要目標不是融資考慮的話,打造品牌、對資本的訴求也是可能考慮的方面。

如涵模式堪稱現象級 “紅人紅貨”博弈慘烈

無論如何,如涵的赴美上市之舉,仍是近年國內網紅電商曲折發展中歷史性的高光時刻。那么,在國內歷經了近10年的網紅生意,究竟是否將因此重新迎來歷史性的春天?答案或許并不如想象的那么樂觀。

平臺已入駐網紅3000+、深諳網紅運營的美紅網CEO王首鶴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網紅主要有三種合作方式:第一種簽約形式是全約,就是網紅的吃喝拉撒、商演等全部都由公司負責;第二種是半約、部分約,比如美紅網只去負責網紅的內容策劃部分,或者負責網紅的廣告、商演部分;第三種叫合作約,網紅本人和美紅網簽訂戰略合作,他會給平臺更高的配合度、更低的價格,比如說市場價是10萬,內部價則是1萬,除了金錢可能還有資源互換方面的合作。

據王首鶴了解,如涵簽約的113名網紅應該是全約的,即360度孵化打造,不與其他平臺合作。


圖片來源:如涵招股書

而對于除去以張大奕為代表的、排名前十的KOL,如涵其余103名簽約網紅目前平均每人每月貢獻72萬元GMV的水平,在行業中究竟處于怎樣的競爭力?對此,王首鶴告訴記者,“淘寶的直播職業網紅有幾萬個,做得比較好的前十名,每個人的月銷量大概在兩三百萬到一兩千萬之間。”因此,相對來說,如涵其余103名網紅月入貢獻不及百萬還是小紅網。

此外,為業內共識的是,商場如戰場,網紅圈也不例外。2017年,當外界還在驚訝于張大奕成為公眾眼中的“電商網紅第一人”僅僅用了兩年時間之時,被稱為“淘寶直播一姐”的薇婭2018全年創造了引導27億交易額的“奇跡”。

“網紅們在產品端的更新、個人直播風格、個人素質提升方面,每個人都有瓶頸,必須通過不斷地轉型、不斷創新,才能夠達到新的高度。”王首鶴說。

在王首鶴看來,“抖音、小紅書的崛起,大量的新生代的網紅產生了,而且他們更加垂直、更加具備吸引力。這些新生代的網紅,他們更適合他們的粉絲。博弈是非常慘烈的。

“你的企業模式再好,團隊規模再大、資本再大,都沒有用,歸根結底還在于你簽約的網紅能夠給別人帶來什么價值,你的團隊核心的創意和創造內容的能力,能夠為企業和網紅帶來什么樣的提高和增長。”王首鶴如是說。

再聚焦到如涵三大核心業務本身:一是紅人經紀,包括挖掘、培養、孵化新媒體意見領袖;二是營銷推廣,包括從廣告代言到品牌營銷全案咨詢;三是電商業務,包括利用紅人形象全方位打造優質店鋪品牌。從其角色定位來看,如涵被認為是為網紅電商提供基礎服務的公司。

王首鶴分析了上述三大大板塊業務的具體內容。其中,網紅孵化不是作為一個創收的方式,主要用來吸引大量的網紅人才,加入這個團隊。

第二塊也做品牌廣告和品牌代言,就是廣告公司、公關公司的業務,這個部分主要是利用自有的網紅資源包括紅人、藝人資源,把紅人藝人當做一個自媒體的KOL,然后來做軟性的植入、品牌的背書。

第三塊會吸引很多產品方、電商的供應鏈端。其目的有兩個,一是收取一定的廣告和服務費用,二是為了吸引更好的產品。

實際上,“如涵在網紅電商領域確實是扎得比較久的,對于網紅銷售和賣貨,他們是有很豐富的經驗的。”王首鶴坦言,不過他也認為,如涵的商業模式同時也具有一定的現象級。

什么叫現象級呢?他解釋道,就是每一個超級網紅的火的背后都有一定的偶然性、運氣成分在里面,這種偶然性促成了這樣一個超級網紅的出現。

利用超級網紅和她的光環,然后這個團隊其實就是做了這些事情。“相當于橫向的產業鏈延伸和縱向的產業鏈延伸。從企業端產品、到網紅、到消費者端的粉絲運營,是這樣一個縱向的鏈條;而橫向業務包括廣告業務、銷售分傭的服務、中間銷售分成、網紅團隊孵化等,就可以橫向縱深了。這都是資本帶來的一個效應。”王首鶴說,如涵的核心手里簽約的網紅,這些簽約網紅,核心是張大奕,其他網紅也在打造和孵化的過程當中。

曹磊則表示:“如涵的創新,在于前端通過網紅的形式獲取了大量的流量,這是最體現其核心競爭力的地方。從公司的一系列布局中,可以預測未來如涵控股將在不斷強化主營業務的基礎上,通過境內外品類的拓展來實現更大的增長,同時,如涵也可能會通過加強投資的方式來完善業務布局。”

在3月4日一年一度的天貓金妝獎大會上,張大奕在年度美妝內容創作者的紅人榜中位列第二名,名頭依然響當當。在她看來,對于并不陌生的網紅經濟,要感懷初心,做最符合這個時代特性的一些東西,還是回歸到網紅經濟的本質,無非就是內容、社群、零售這三個板塊。

“網紅一定要具備挖掘優秀產品的這種眼睛和并具備一定的公信力。”王首鶴認為每個網紅都應該有一個自己非常垂直的領域,真正的(網紅)電商發展到最高階段,應該是“紅人紅貨”。

所謂“紅人紅貨”,即這個網紅綁定了某品牌、產品,這個品牌和網紅是共同來成長的。產品質量不斷在提高,這個網紅的經營粉絲的能力、個人素質、團隊知識的價值也應該越來越高。這樣進行的匹配,才能保持一種公信力,始終能黏住消費者、粉絲。

至于對融資和企業上市方面的考慮,王首鶴在接受每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不是每個企業都適合融資,IPO不代表企業的新生,也并不是企業崛起的開始。“因為融資帶來的是企業高速發展,在IPO之前,實際上通過資本催生,加快企業成長,企業可能產生包括管理漏洞、團隊的人才隊伍、業務的程序性、盈利能力等各方面問題。2019年之后,一個企業必須要具備盈利能力、強大的價值產生的能力。”

在多數業內人士看來,如涵一方面與資本共舞、又較大程度依賴張大奕等數量極為有限的頂級KOL,未來在慘烈的網紅商場博弈中如何持續應對和突圍,仍將面臨不小挑戰。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致電如涵公司電話,如涵的員工表示公司沒有相關負責采訪的對接人,針對IPO事宜也沒有采訪需求。與此同時,記者在張大奕的官方微博提出的相關采訪需求,截至發稿,也尚未收到任何回復。(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文/李卓 王麗娜)

今年是《電子商務法》實施的第一個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為此,網經社旗下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發起“‘律’動網購,我在行動!”的“3·15”主題活動,為期一月。通過報告發布、榜單評級、案例披露、投訴曝光、綠色通道、法律援助、消費預警、專題聚焦、滾動播報、全媒體矩陣和3000+注冊媒體記者通報等多種形式,對網絡消費維權難點、熱點和相關平臺點名鞭策。平臺“綠色通道”入駐持續開放中,包括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唯品會、國美、網易考拉和嚴選、寶寶樹美囤媽媽、蜜芽、貝貝、亞馬遜中國、聚美優品、途虎養車、蘑菇街、美麗說、當當、綠森數碼、豐趣海淘、有贊、云集、楚楚推、寺庫、本來生活、i百聯、返利網、美團點評、飛豬、阿卡索外教網、攜程、去哪兒、藝龍、驢媽媽、同程旅游、分期樂在內的36家電商平臺已搶先入駐。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黑龙江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