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ie0q"><optgroup id="mie0q"></optgroup></rt>
<acronym id="mie0q"><xmp id="mie0q">
<acronym id="mie0q"></acronym>
<option id="mie0q"></option>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陳禮騰:當前占據市場優勢玩家有ofo、摩拜及哈羅單車
陳禮騰:當前占據市場優勢玩家有ofo、摩拜及哈羅單車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6日 11:23:41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表示,共享單車市場可謂風云變幻。從目前市場來看,共享單車行業已沒有新的玩家進場,占據市場優勢的主要玩家有ofo摩拜單車以及哈羅單車。行業的洗牌階段其實也已基本結束,共享單車現在要做的更多是調整運營結構,做到精細化管理,并逐步實現可盈利。

陳禮騰強調,共享單車行業陷入僵局的主要原因在于其發展過于迅速,市場及相關監管部門做不到及時反應,導致諸多漏洞在其高速發展之后不斷涌現出來。前期資本的大量投入,車輛的不斷投放,加之缺乏有效的管理致使成本居高且盈利遲遲未能實現。資本的退出導致平臺無法持續運營最終走向關停。

陳禮騰進一步說:“如今,共享單車報廢的數量在不斷增加,逐漸成為一種社會負擔,解決報廢車輛的回收問題迫在眉睫。但是,對于涉及報廢單車回收這一點并未有明確的制度說明。單車回收的責任主體、報廢規則、處理方法等均需要明確。”

“2018年共享單車行業進入成熟期,增長態勢趨于穩定,共享單車平臺通過大規模補貼以及投放大量單車進行用戶吸引已不合適,接下來所要做的是如何和城市交通實現更好的融合,由于單車的突然闖入,對城市交通來說也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單車的無序停放等大大影響城市形象,對于用戶的使用也大打折扣。經過前期的用戶積累及數據積累,對于共享單車的智能化運營逐步實現,降本提效。”陳禮騰同時認為。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共享單車破局不易》

共享單車終于出現了首家進入破產程序的品牌。據新華社8月初報道,小鳴單車已正式啟動破產清算。

在僅僅不到兩年的時間,小鳴單車從一上市就迅速完成了融資、迅速膨脹,到如今資不抵債,成為共享單車領域首家破產的平臺。

共享單車行業的第一方陣中,摩拜已經以27億美元的價格,整體賣身給美團。小藍則歸隊于滴滴。另外,有了阿里的支持,哈羅單車和芝麻信用合作推行全國免押金。

共享單車平臺風云變幻,進入洗牌期之后,多家平臺已經出現問題,跑路、倒閉等亂象不斷出現,行業破局仍需探索。

資本退潮后問題盡顯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小鳴單車所屬公司的注冊資本是600余萬元,累計注冊用戶400多萬、收取押金超過8億元,上線一年完成兩輪融資。

經歷了兩年的輝煌之后,2017年12月,廣東省消委會宣布起訴小鳴單車經營方悅騎科技;2018年3月,小鳴單車作為“主角”,全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在廣州中院一審開庭;2018年7月,中國再生資源開發有限公司以每輛車12元(扣除回收、運輸及電子垃圾處理等費用后的凈價)的價格,回收小鳴單車。2018年8月10日,小鳴單車宣布破產。

“共享單車市場可謂風云變幻。”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說:“從目前市場來看,共享單車行業已沒有新的玩家進場,占據市場優勢的主要玩家有ofo、摩拜單車以及哈羅單車。行業的洗牌階段其實也已基本結束,共享單車現在要做的更多是調整運營結構,做到精細化管理,并逐步實現可盈利。”

中研普華研究員揭小蘭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說:“當前共享單車行業已逐漸步入成熟期,用戶增長速度漸緩,行業格局趨向穩定。行業領頭的共享單車品牌擁有了一定的用戶基礎與市場規模,不再使用高速擴張的市場占領策略,行業開始新盈利模式的探索階段。”

就現在共享單車行業現狀,揭小蘭進一步說,共享單車在龐大的資金池和競爭下導致眾多企業被淘汰,就連共享單車龍頭小鳴單車都難以逃脫破產命運。共享單車迅速擴張只是資本在快速追逐利益,卻忽視了一些基本問題,這就導致共享單車興得快,衰得也快。經歷過興盛之后,市場必定會淘汰機制不全的行業。想要共享單車在市場上存活下去,就需要市場、政府和企業共同調節,行業洗牌是必不可少的。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麻策律師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共享單車市場在2017年成為一個混戰的大市場,隨著資本的不斷涌入,各家共享單車都希望借勢成為行業龍頭,從而站穩市場,這讓共享單車市場成為競爭白熱化的狀態,優勝劣汰就成為必然。

另外,他進一步說,共享單車的故障率和損失率,不管是人為的還是合理損耗的,都居高不下,越來越多的共享單車遺落街頭無人問津。最終,對共享單車市場最后一劑催命符就是各地相繼出臺的并不十分友好的監管規則,要求控制各城市投放規模以及防止亂停亂放,這必然一方面導致已生產的單車浪費,也無疑中提升了運營的成本。

“龐大的資金池和激烈的市場競爭,誘使一些企業動用押金來擴大發展規模,獲取資本市場的青睞,這種運營模式的核心是追求眼前利益,以規模取勝,但是其盈利速度跟不上虧本速度,再加上管理問題和政策問題,導致共享單車相繼破產。”揭小蘭同時認為。

陳禮騰也強調,共享單車行業陷入僵局的主要原因在于其發展過于迅速,市場及相關監管部門做不到及時反應,導致諸多漏洞在其高速發展之后不斷涌現出來。前期資本的大量投入,車輛的不斷投放,加之缺乏有效的管理致使成本居高且盈利遲遲未能實現。資本的退出導致平臺無法持續運營最終走向關停。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看來,自2017年6月以來,接連有六家共享單車平臺倒閉。從被資本追捧到退不出押金,共享單車行業在瘋狂擴張后洗牌加速,只剩下摩拜、ofo、哈羅單車等少數幾家仍在堅守。共享單車行業陷入僵局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用戶押金如何追償

對于共享單車平臺破產,債權人權益如何保護的問題,麻策對《法人》記者說:“破產保護中,一般債權都屬于劣后償還情況,例如用戶押金,能否退回,最終還是得看破產清算中的資產情況,若資產處理得當或通過破產重整并引入新的投資方,則費用退回仍有一線生機,否則只能認栽別無他法。”

李旻也認為:“很難退回。因為陷入破產的企業本身已經資不抵債,就其現有的資產來講,很難實現對所有債權人的清償。而共享單車企業又有自身的特點,其主要資產單車分散在各地,難以回收。”

有業內人士算了一筆賬,企業若是回收廢棄單車,加上搬運維修費、日常人力成本費等,甚至比一輛新車的成本更高。如小鳴單車,據稱采購價在700元左右,但回收價格僅為每輛12元。按照其宣稱的43萬投放量,最多能獲得500萬左右,對5000余萬的破產債權來說可謂杯水車薪。

李旻進一步說:“按照我國法律的規定,企業破產時優先清償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然后依照下列順序清償:①勞動債權;②破產人欠繳的稅款;③普通破產債權。用戶押金即屬于普通破產債權,在清償順序上,位于職工債權之后。”

“按照押金使用規則,押金不是消費款,共享單車企業不得挪用,但實際上很多共享企業名為押金,實則用于其他投資,更沒有第三方監管,所以導致押金難以退回。”麻策對《法人》記者說。

李旻同時認為,押金的規模雖然很龐大,但具體到每個用戶來說押金數額并不算高,一般在200~300元之間,因此,對用戶來說提起訴訟的成本太高且耗時較長,只能寄希望于相關機構提起公益訴訟從而進行債權申報。但是,破產債權的清償有順序限制,押金處于最后的清償順序,企業往往已經沒有能力清償全部債務。

“共享單車的回收也是一個現實問題,廢棄的共享單車其實是市場飽和后的遺留品,沒有照看下自然會加速成為廢棄物,變得越來越不值錢。而且這些共享單車因為都統一著色,也無法通過拍賣的方式供普通用戶購買,最終只能成為廢品收購企業的盤中餐。”麻策說。

陳禮騰進一步說:“如今,共享單車報廢的數量在不斷增加,逐漸成為一種社會負擔,解決報廢車輛的回收問題迫在眉睫。但是,對于涉及報廢單車回收這一點并未有明確的制度說明。單車回收的責任主體、報廢規則、處理方法等均需要明確。”

“從企業角度來講,回收存在的問題和困境主要在于共享單車的回收價值低,其回收成本甚至高于新投放的成本。而當企業破產后,回收就更加無從談起了。另外,政府部門現有的監管政策,也未明確共享單車企業的回收義務及不履行如何進行處罰,客觀上也放任了這一現象的加重。”李旻也強調。

核心競爭元素改變

就現在共享單車行業的窘境,揭小蘭對《法人》記者描述為:“隨著共享單車行業競爭的激烈化,共享單車僅剩幾家,甚至僅剩的幾家品牌都要面臨被收購或者破產的風險。”

李旻也認為,共享單車行業的競爭已從上半場的盲目擴張,進入下半場的運營能力比拼,用戶體驗的優化和品牌運營將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而提升管理能力、降低維護成本、探索新的商業模式、提高盈利水平,企業才能處于積極的運營狀態,也才能進一步爭取資本的支持。最后,應當嚴格執行《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規定的押金專款專用的監管要求或取消押金。

“2018年共享單車行業進入成熟期,增長態勢趨于穩定,共享單車平臺通過大規模補貼以及投放大量單車進行用戶吸引已不合適,接下來所要做的是如何和城市交通實現更好的融合,由于單車的突然闖入,對城市交通來說也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單車的無序停放等大大影響城市形象,對于用戶的使用也大打折扣。經過前期的用戶積累及數據積累,對于共享單車的智能化運營逐步實現,降本提效。”陳禮騰同時認為。

揭小蘭對《法人》記者進一步說,就現實情況而言,沒有巨頭支持的單車企業,基本上都破產了,就連以品質取勝的小藍單車也是因為資金鏈斷裂而轟然倒塌,留下一筆總額超2億元的欠款。在這之前,小藍為謀生曾向ofo、摩拜發出被收購意向,但均遭到了拒絕。對于共享單車,其營業利潤周期長,如果沒有資金支撐運營,遲早都會走上破產的道路。

麻策對《法人》記者建議道,共享單車行業最主要的問題在于盲目擴張,不能合理地預估市場的承受限度,導致所有的共享單車企業無序進入。市場應當找好合適的切入點,例如共享單車之后,就有了共享電動車,雖然相關地方政府并不歡迎這類電動車,不過目前來看仍然是吸引了不少用戶,找到了新的市場突破口。


揭小蘭同時說道:“目前共享單車就僅剩幾家企業,小型共享單車平臺幾乎都已落敗,行業正在整改洗牌中,對于想要進入共享單車行業的小公司,建議還是先不要進入該行業,等到行業的政策、管理機制趨于成熟時再選擇是否進入該行業。”

她進一步說,對于還在運營共享單車的小企業,國內的市場并不太適合它們的發展,所以小企業應該另辟蹊徑,擴張海外市場。自2017年起,摩拜單車與ofo兩大巨頭瞄準了空白的海外市場。跟國內的營銷策略一樣,ofo依舊沿用其低價策略,用首騎免費等優惠策略吸引新用戶注冊使用。據了解ofo已順利進入美國波士頓、西雅圖等十幾座城市,并在逐步擴張其海外版圖。在2017年底,摩拜單車也已經成功進駐墨西哥。

雖然共享單車已經在海外市場擴張,但是還不算成熟,對小企業來說,發展空間和機會還是非常大的。而且對共享單車來說,下沉服務三四線以下城市的用戶也是不錯的選擇。(來源:《法人》 文/李立娟)

1月22日,國內知名電商智庫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2018年Q4中國電子商務用戶體驗與投訴監測報告》(全文下載:www.jgewp.com/zt/18Q4/)。共計85家電商上榜,分別為(1)零售電商:蘇寧易購、云集、途虎養車網、唯品會、網易嚴選、拼多多、尚品網、貝貝網、萌店、每日優鮮、微店、國美等;(2)跨境電商:網易考拉、寺庫、豐趣海淘、小紅書、美囤媽媽、什么值得買、蜜芽、洋碼頭、寶貝格子等;(3)生活服務電商:藝龍、阿卡索外教網、同程旅游、美團、驢媽媽、攜程、百度糯米、去哪兒、馬蜂窩、途牛、餓了么、小豬短租、ofo等;(4)金融科技電商:隨行付、愛又米、中行聰明購、易寶支付、拍拍貸、優分期、來分期、京東金融(京東數科)等,分別獲“建議下單”、“謹慎下單”、“不建議下單”評級。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黑龙江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