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ie0q"><optgroup id="mie0q"></optgroup></rt>
<acronym id="mie0q"><xmp id="mie0q">
<acronym id="mie0q"></acronym>
<option id="mie0q"></option>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李旻:電子商務法生效后 對平臺商戶準人提出了更高要求
李旻:電子商務法生效后 對平臺商戶準人提出了更高要求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6日 10:18:25

(網經社訊)摘要:日前,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律師在接受《新快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電商法》提高了對電商平臺經營者的罰款限額。如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合理限制平臺內經營者的,罰款上限由20萬改為50萬,對平臺內經營者實施侵犯 知識產權行為未依法采取必要措施的,罰款上限由50萬改為200萬。這一修改將有助于電商平臺經營者改進自己的管理體制,更好的維護和促進競爭。

李旻認為,電子商務法生效后,對電子商務平臺的商戶準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商戶提供的商品或服務對消費者生命健康可能帶去危險的,則電子商務平臺需要承擔由此帶來的行政與民事風險。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電子商務法》四審通過 三大焦點話題存爭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已由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于2018年8月31日通過,一共89條,將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這部影響整個電商行業的法律,由全國人大財經委主導,經歷3次公開征求意見、4次審議才最終落定。今后,保障電子商務各方主體的合法權益、規范電子商務行為有了一部專門法,這也是我國電商領域首部綜合性法律。

全 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尹中卿介紹說,這些年的實踐證明,在電子商務有關三方主體中,最弱勢的是消費者,其次是電商經營者,最強勢的是平臺經營者,所以 《電子商務法》在均衡地保障電子商務這三方主體的合法權益,適當加重了電子商務經營者,特別是第三方平臺的責任義務,適當地加強對電子商務消費者的保護力 度。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認為,電商法的出臺其實已經呼吁很久了,選在這個時間出臺不排除有社會事件 因素,但更多的是電商作為新型行業迫切需要一部完善的法律,成為行業的模范、指導行業發展,更好調整消費者與電商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之間的關系。

焦點一:對電商平臺經營者的罰款數額上限提高數倍

《電 商法》中規定:電商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或者對平臺內經營者未盡到資質資格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 保障義務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并處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對 此,董毅智指出,對于罰款數額的提高并未從起點入手,而是把范圍擴大,并未直接影響企業的犯錯成本,只是監管部門權限內范圍擴大而已,“情節嚴重”也沒有 一個準確的說明。同時,“可以”這個詞在法律里是需要考慮的詞。“可以”意味著“可以不”,又一次意味著不確定性。雖然這筆罰款是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作 出,與消費者沒有直接關系,但是從內容透露出的信息來說,消費者的維權之路并沒有更容易。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認 為,《電商法》提高了對電商平臺經營者的罰款限額。如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合理限制平臺內經營者的,罰款上限由20萬改為50萬,對平臺內經營者實施侵犯 知識產權行為未依法采取必要措施的,罰款上限由50萬改為200萬。這一修改將有助于電商平臺經營者改進自己的管理體制,更好的維護和促進競爭。

上海市信本律師事務所主任高興發認為,不僅要加大對電商平臺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還應加大對商家違法行為的懲戒力度。鑒于網上售假問責及消費者維權的困難,并為凈化市場信用、規范電商行業發展之考量,應規定并提高網上售假之懲罰性賠償金如提高至網購交易額的5倍。

焦點二: 如何解讀平臺責任從“補充責任”修改為“相應責任”?

《電 子商務法》中第三十八條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 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 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董毅智稱,本條款主要針對的是電商經營者 未盡到保障義務,未審核平臺內經營者資質導致消費者受損的情況。本次電商法對這部分事實上口子開的還是比較大:一是對“相應責任”的認定非常模糊,既未采 取連帶又不選擇補充責任的做法,實際上導致消費者在維權時處在更加弱勢的狀態,在平臺內經營者無法承擔責任時,本條并不能明確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消費 者也無法平衡維權成本與結果,事實上缺乏法律應有的確定性,打擊消費者維權積極性。

二是“造成消費者損害的”若屬于條款適用的必要條件,是不是意味著在沒有造成損害的情況下,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商平臺若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審核義務則無需承擔責任?

焦點三:電商法的作用及意義如何?

董 毅智稱,法律的滯后性是其本身的特性,在新行業產生后往往促使新法的出臺,而每一部法律的出臺背后都有一場博弈與取舍,電商法也并不特殊。本次電商法重點 在于規范范圍之廣,而將具體執行及裁量則放權給監管部門,這也可以看作針對滯后性的解決手段,但也因此產生了部分“不明確”的問題,“不明確”是一把雙刃 劍,用得好,便能獲消費者信任、促進其權威性。雖然存在諸多遺憾,但電商法的出臺依然是一個好的信號,填補了很大一部分空缺,有些問題需要時間去慢慢找到 更合適的方式處理,期望未來會有更完善的、更嚴格的機制去處理這些遺憾。

李旻認為,電子商務法生效后,對電子商務平臺的商戶準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商戶提供的商品或服務對消費者生命健康可能帶去危險的,則電子商務平臺需要承擔由此帶來的行政與民事風險。(來源:新快報 文/鄭志輝)

近日,分銷類社交電商野蠻生長背后的“紅與黑”一直備受爭議,成為多方關注的焦點。為此,網經社(100EC.CN)對包括云集、貝店、環球捕手、花生日記、達人店、楚楚推、達令家、每日拼拼、云品倉、愛庫存、云集品11家主要分銷類社交電商平臺展開調查(專題:http://www.jgewp.com/zt/fxsjds/),并提供相關法律援助,以幫助全國用戶辨別網絡傳銷,凈化行業環境,進而推動正規社交電商。除上述11家外,還吸引了包括好衣庫、洋蔥海外倉、好物滿倉、有好東西、全球時刻、閨秘mall分銷類社交電商,以及網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東“享橙”、唯品會“云品倉”、寺庫“庫店”、小米“有品推手”等“頭部平臺”涉足。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黑龙江11选5技巧